首页> 全部小说> 小说推荐> 打脸作妖怀孕后妈

>

打脸作妖怀孕后妈

张翠翠著

本文标签:

看过很多小说推荐,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《打脸作妖怀孕后妈》,这是“张翠翠”写的,人物张翠翠珊珊身上充满魅力,叫人喜欢,小说精彩内容概括:后妈怀孕后,我爸晚年得子将她宠上了天。可她却恃宠而骄,在家里不停地作妖。今天要吃帝王蟹,明天要在北方看椰子树。甚至盯上了我家的房子,要把房子卖了给他儿子换新房。我看着她理所应当的样子,不怒反笑。「张姨,我爸没告诉你,他是上门女婿吗,这房子和他毫无关系啊!」......

来源:qwwrkbd   主角: 张翠翠珊珊   更新: 2024-04-03 22:51:13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小说推荐《打脸作妖怀孕后妈》,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小说推荐,代表人物分别是张翠翠珊珊,作者“张翠翠”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,作品无广告版简介:4钱优优感受到了我爸的重视,认为自己有了靠山,每天什么活也不干,就是坐在前台的位置,手里拿着一把瓜子,不停地打量着来往的游客。只要看到开着车来的游客,她便会一改往日的懒散,扭捏着身子迎上去,热络地接待他们。店里的服务员和我说起过好几次这件事,可她又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,我也不好赶走她。直到这一天,我...

第2章 02


张翠翠拉着一个女孩走了进来,满脸热络地和她介绍着房间。

可女孩的眼睛却死死地钉在了梁翊的身上,眼里满是贪婪的欲念。

梁翊感受到她的目光,飞快地套了件衣服,女孩的瞬间变成了失望。

「这是我闺女,以后就在这住了!」

我抬了下眉毛,「张姨,你这是在通知我吗?」

张翠翠仿佛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一般,拉着自己的女儿转身就走。

可没想到,我准备出门去农家乐的时候,张翠翠的女儿,钱优优竟然直接跟在了我的身后。

「你跟着我干吗?」

张翠翠手里拿着瓜子,从房间闪身出来,朝着我吐了口瓜子皮,「你爸没和你说嘛?他为了补偿我,已经答应要优优去农家乐上班了!」

我听得一脑门无语,懒得和她掰扯,打算直接抛下钱优优。

见我要走,张翠翠轻咳了一声,我爸穿戴整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愣是陪着钱优优将她送到了农家乐。

4

钱优优感受到了我爸的重视,认为自己有了靠山,每天什么活也不干,就是坐在前台的位置,手里拿着一把瓜子,不停地打量着来往的游客。

只要看到开着车来的游客,她便会一改往日的懒散,扭捏着身子迎上去,热络地接待他们。

店里的服务员和我说起过好几次这件事,可她又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,我也不好赶走她。

直到这一天,我刚走进店里,就看见大厅里围了好多人。

梁翊一早出去采购还没有回来,我只能四处搜索着店里的服务员,想问问发生什么事。

可还没等我找到人,钱优优突然冲出了人群,一把将我拽到了最中央。

「呜呜呜,姐,这个女人她打我!」

钱优优一手捂着发红的脸,另一只手拉着我的衣袖轻轻地摇着,那副小白莲的样子真是和张翠翠一模一样。

我不着痕迹地将衣袖抽了出来,与她拉开一定的距离,微笑地看着坐在对面满脸怒意的女人。

可还没等我说话,女人直接将一张纸条扔到了我的脸上。

「你是她姐啊,你家就这么教育女儿的,光天化日地勾引有妇之夫?」

「小小年纪就缺男人啊!还是想着一步高升,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姿色!」

钱优优被说得双脸通红,举着两只手,朝着那女人张牙舞爪地就冲了过去。

我抢先一步挡在那女人的身前,抬起脚,一脚将钱优优踹了出去。

钱优优没想到我会动手,龇着牙,恶狠狠地瞪着我,站起身跑走了。

为了安抚顾客,我只好赔了一大笔钱,又给每个在场的顾客都送了一份午餐。

刚打点好他们,我爸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,言语激动得让我赶紧滚回家。

我懒得理他们,一直到傍晚,才和老公手拉手进了家门。

「死丫头,你还知道回来啊!我给你个脸了是不是!你居然敢踹优优!」

我爸拿着笤帚就朝我快步走了过来,手大力地抡了下来,梁翊赶忙将我护在了怀里。

梁翊的闷哼声响起,我紧张地看着他,「爸!你是不是疯了!」

我爸不停地喘着粗气,「我疯了?我看你才是得了癔症!」

我冷笑一声,快步走进他们的房间,钱优优此时还委屈巴巴地缩在张翠翠的怀里,见我进来,身子更是哆嗦了起来。

「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?你勾引别人老公的时候,怎么不知道害怕呢?」

「长了一张倭瓜脸,还一天天做那个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,和你那个狐媚子妈一样!」

张翠翠听我这么说,当即便要哭,我抢先一步,直接将纸巾按在了她的脸上。

「想要哭是不是,赶紧的,今天不哭完三包纸巾,我和你没完!」

我爸后脚进来,见我这样,直接上手拽我,却被我甩到了一旁,我回过头冷冷地看着他,「人家纣王被妲己迷了,好歹是因为妲己好看!」

「你就是那个鬼故事里,最先被吸干精气的纯路人!都变成傀儡了,还以为自己是真爱呢!」

我一连串的输出,堵得这三人满脸错愕,缓了口气,我拿出手机,怼到了张翠翠的眼皮底下。

「这是今天,因为你闺女我赔的钱,赶紧还我!」

张翠翠看着手机页面的金额,眼里闪过一丝震惊,她吞了吞口水,讨好地看着我。

「珊珊啊,我们都是一家人,这钱我就没必要给了吧……」

我吸了下鼻子,满脸嫌弃地看着张翠翠,「谁和你一家人,我们之间有血缘关系嘛?」

「不过也行,」我转了下眼睛,慢慢转过头看着钱优优,「要不你让你闺女认我当妈啊!」

「这要是我闺女,我肯定就不要钱了!」

我环顾四周,抄起一旁放着的棍子,拎在手里,「我的闺女,我肯定是要好好教育的,不然让她出去祸害众生,人家还要骂我管教不严呢!」

5

张翠翠气得脸色通红,可也拿我没什么办法,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,拿着手机给我把钱转了过来。

看着转账的金额,我心满意足地将棍子扔到了一旁,哼着小曲回了房间。

张翠翠吃了亏,一连几天都躲着我走,我倒也乐得自在。

很快,我的生日就到了,一大清早,梁翊就喜滋滋地将一个金链子戴在了我的脖子上。

「媳妇,生日快乐。」

我娇羞地推了他一把,嘴里说着乱花钱,可心里却是甜滋滋的。

「珊珊,你来我这屋一趟。」

我爸的声音传了出来,我满脸疑惑地走了过去。

「你有事找我?」

我爸轻咳了一声,眼神瞟向了我脖颈的项链,转过头看向了张翠翠,得到她肯定的眼神,他挪动了下身子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。

「这金链子是梁翊给你买的嘛?」

我眯着眼睛,死死地盯着他,「是啊,人家送我的生日礼物,比我那个亲爹强多了!」

我爸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绕过我看向了我身后的梁翊。

「梁翊,你这件事做得不对啊,给珊珊买金链子,为啥不给你妈也买一条啊!」

「不有那句话说嘛!女儿的生日,妈妈的受难日啊!」

我一脸震惊地看着我爹,牙齿咬得嘎嘣作响,手指关节也因为用力而泛起了白色。

「又不是亲生的,张姨你闺女又没死,怎么上杆子去认别人的闺女啊?」

我怔怔地转过头,看向刚刚说话的梁翊,没想到他这个闷葫芦,怼起人来这么狠。

梁翊满脸认真地看着张翠翠,「张姨,我知道你觉得自己的女儿很差,可是血缘不可更改啊!」

「哎……再差也得自己承受啊……」

梁翊满脸痛心地说完,无视着脸色发青的张翠翠,拖着我就出了屋子。

因为我的生日,农家乐歇业,梁翊带着我在外面疯玩了一天,直到傍晚,我们才回了家。

我满心欢喜地打开首饰盒,打算再欣赏下我的金链子,可是里面却只有红色德绒布。

金链子没了。

我抬起头,眯着眼看向对面紧闭的房门,站起身,快步走过去,一脚将房门踹了开来。

突然的声响吓到了里面正在偷吃东西的两个人,张翠翠正叼着鸡腿,嘴角全是油光。

见我进来,她连嚼都没嚼,直接将肉咽进了肚子里。

「你……你来干吗!」

我爸吞了吞口水,眼里闪过一丝尴尬,手却死死地握着手里的烧鸡,生怕我抢了似的。

我冷笑一声,干脆直接爬到了炕上,把他们衣柜里所有的东西全都翻了出来。

衣柜里没有我想要找的东西,我又跳到了地上,盯上了柜子,伸手就把里面的东西全都扔到了地上。

6

突然的变故让炕上的两人愣在了原地,还是张翠翠反应过来,飞速地站起身,朝着我就扑了过来。

我直接一个闪身躲了过去,将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布包拿在手里。

张翠翠看见那包,身子止不住地颤抖,「你别碰那个包!」

我无视着她的话,伸手打开,里面果然是我要找的金首饰,只可惜里面并没有我的金链子。

不过没关系,我拿起里面最粗的一条 ,掂了掂分量,然后塞进了兜里,将剩下的扔还给了张翠翠。

「你干嘛!你凭什么拿我的金链子!」

「李珊珊,你现在这是越来越不要脸了啊!居然敢明目张胆地拿人家的东西!」

「到底是谁不要脸!」

我冷哼一声,「我早上和你发生冲突了,晚上回来我的金链子就没了?」

「这家里一共就这么几个人,别说家里进贼了,你这么多金首饰都没丢,偏偏就丢了我的?」

「张翠翠,一个屋檐下生活的,我还想给你留点脸!我这不过是一物抵一物!」

说完,我抬起脚就要走,张翠翠干脆直接坐到了地上,伸手抱住了我的大腿。

「我不管!你金链子丢了,和我有什么关系!」

「一家人还明算账呢!更何况我们又不是一家人!你把我的金链子还给我!」

张翠翠抱我抱得很紧,我倒是想抬脚踹她,可她肚子里毕竟还有孩子。

我叹了口气,「好,既然你说你没看见,但是我的链子就是丢了,那报警吧!」

说着我便掏出手机,可还没打开,钱优优突然冲了出来,将我的手机一把夺了过去。

「不能报警!」

我拧着眉头,打量着眼前的钱优优,她眼里满是慌乱。

张翠翠自然也是看到了钱优优的表情,暗暗瞪了她一眼,从地上爬了起来,走过去,掐了她一把,对着她眨了眨眼睛。

钱优优感受到她的暗示,吞吞吐吐地开了口,「你的金链子……就在,就在灶台上嘛!」

「我好好放在盒子里,怎么就出现在灶台上了?」

钱优优听出了我言语中的质疑,支支吾吾地什么也没有说出来。

我不想和他们再计较,揣着张翠翠的金链子,走去了灶间。

张翠翠失了金链子,消停了几日,我也过了几天松快的日子。

可是好景不长,这天我刚一回家,便看见一个胖子坐在炕上,张翠翠看见我回来,赶忙拉住我的手,将她儿子介绍给我。

「珊珊啊,这是钱天赐,是我儿子,也就是你哥。」

「你哥这快要结婚了,可这房子还没买呢,你这么有钱,出钱给你哥买一套!」

我不可思议地看着张翠翠,「张姨,这青天白日的,是喝了多少啊,都开始说胡话了!」

张翠翠听见我的话,没有丝毫的怒意,反倒是轻轻拍着我的手。

「没钱没关系,咱不是有那个农家乐嘛!卖了不就有钱啦!」

我听着张翠翠的如意算盘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笑得我眼泪都是流了出来。

张翠翠和她儿子对视了一眼,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疑问。

我笑够了,慢慢直起腰,「张姨,你这算盘是打得叮当响啊!」

「只可惜啊,咱这琢磨人家东西之前,是不是得先做个背调啊?」

7

「你什么意思?」

我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张翠翠,「你嫁给我爸这么久,都不知道那农家乐是梁翊的啊!」

「我们俩没结婚之前,那就是他的产业,那是婚前财产,和我有半毛钱关系。」

听见我的话,钱天赐腾的一声从炕上站了起来,快步走到了张翠翠的身边,拉着他妈的衣袖,凑到他妈的身边,小声说道。

「妈,不行就把这房子卖了!能凑个首付也行啊!」

张翠翠脸上闪过一丝尴尬,和她儿子打着哈哈过去了。

几天后,农家乐里来了一个旅游团,店里人手不够,我只能充当起了服务员,在厨房和饭厅里来回穿梭。

好不容易见缝插针能够休息一会儿,却听见饭厅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
「哎哟,你们怎么还敢来这家吃饭啊!」

「我就是这家人,但是我啊,心善,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们,我家这个饭菜可不新鲜了。」

「你们都不知道,就这个菜,那是前两天一桌客人剩的,热吧热吧就又给你们吃了!」

「为了让你们吃不出,这饭里加了特别多七七八八的调料,说不准啊,都有毒!」

我站在人群后头,看着张翠翠坐在饭厅的正中央,大放厥词。

不少顾客受到了她的蛊惑,渐渐放下了筷子,更有甚者,已经开始大声嚷嚷着要退钱。

张翠翠见目的达成,施施然地站起身子,拍了拍衣服准备离开。

可下一秒,我直接来到了她的身后,拽着她的头发,一个寸劲将她按在了地上,然后跨坐到了她的身上。

伸手直接从一旁的桌子上拿了一盘饭菜,另一只手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,强行将她的嘴扣开,抓着饭菜就塞进了她的嘴里。

「说我家的饭菜有毒,你八百年不来一趟农家乐,你是有千里眼,看到我下毒了?」

「不是说有毒嘛!给我吃!你今天要是毒死了,我一命抵一命!」

张翠翠从来没有见过我这样,伸手不停地扒着我的胳膊,嘴里不停地谩骂着。

可我丝毫不在意,还在拿着东西不停地塞着,眼见我没有停手的打算,张翠翠终于是怕了,开始小声地求饶。

「珊珊,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诬陷你,你就饶了我吧,我肚子里可还有你的弟弟啊!」

我冷哼一声,从她身上下来,掏出手机直接报了警。

警察很快就赶了过来,将我和张翠翠一起带到了警察局,我手里有视频监控,现场还有这么多的人证。

饭桌上的食材经过检验,也没有任何的问题,张翠翠的造谣,对我造成了损失,她只能赔偿了我所有的损失。

经由这件事,我和张翠翠算是撕破了脸,两个人的关系也彻底闹僵。

我倒是巴不得如此,可没想到,这天我刚一回家,我爸就拉我坐到了饭桌前,上面摆着的全是我爱吃的菜。

8

「珊珊啊,你快尝尝,这些菜都是我和你张姨一起做的,都是你爱吃的。」

我爸亲昵地看着我,加了一块排骨,放到了我的碗里,催促着我试试。

我没有动筷子,眯着眼打量着眼前的两个人,想要从他们的脸上看出这件事背后的阴谋。

可这两个人却是满脸的笑意。

「说吧,」我身子向后一靠,「有什么图谋!」

「你看你这孩子!我和你张姨这不是和你道歉嘛!」

「咱都是一家人!主要是,你张姨这怀孕这么久了,还没产检呢,我这也整不明白,想着要不你陪我们去?」

我爸的言语中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,我思考了片刻,最后还是点头应了下来。

第二日清晨,我带着他们去了医院,做b超的时候,看着显示屏里面小小的孩子,我爸激动得老泪纵横。

我冷哼一声,退到了门外,坐在椅子上刷着手机。

不多时,就看见我爸走了出来。

我好奇地凑到了门口,却看见张翠翠拿着手机拍了一张b超的照片,满脸甜蜜地给一个人发了消息。

我直觉不对,刚想弄清楚张翠翠给谁发消息,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。

「喂奶奶,你想我啦~」

「珊珊你快回来!梁翊他出事了!」

……

我冲进家门的时候,便看见梁翊正坐在我们的房间,他全身湿透,脸上泛着异样的潮红。

见我回来,梁翊委屈巴巴地看了我一眼,凑到我的身边,紧紧地抱着我,我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好不容易将梁翊哄睡了,我黑着脸去到了客厅,我奶奶就坐在最中央,身边坐着我爸和张翠翠。

「现在怎么办啊,我家优优可是被梁翊欺负了……」

我奶奶抬起手,打断了张翠翠的话,「可别这么说,老太太来得巧,你家这小狐狸精还没来得及得手呢!」

张翠翠被噎,转了转眼睛,「那,也是有这事了啊!你们说怎么办吧!」

「要我说,珊珊你就主动和梁翊离婚的了,然后再把你的房子作为补偿给我闺女!」

「呵!我说你们怎么要我陪你们去医院呢,原来是故意要支走我啊!」

我缓缓抬起头,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,转着手腕,踱着步子,慢慢走向了跪在地上的钱优优。

「钱优优,我这个人啊,从来都是睚眦必报的。」

说完,我抄起手直接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,在她没反应过来之前,一脚踹在了她的胸口。

顺势压在了她的身上,一手拽着她的头发,一手不停地扇着巴掌。

钱优优痛苦地尖叫出声,张翠翠见女儿被打,站起身想要去拦,却被我奶奶直接拉回到了沙发上,死死地按住。

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钱优优被我打得双脸红肿,满嘴是血。

「呜呜呜,不是我,李珊珊,明明是你爸出的主意啊,你为什么要打我啊!」

9

钱优优的话让我手上的动作一停,我不可置信地转过头,看着缩在一旁,默不作声的我爸。

感受到我的注视,我爸的头愈发低了下去,整个人缩得像只鹌鹑一样。

我放开钱优优,摇摇晃晃地站起身,满眼痛意地走到了我爸的面前。

「爸,钱优优说得是真的吗?是你出的主意?让钱优优和梁翊生米煮成熟饭的?」

我爸没有说话,可是身子却在不停地抖着。

一股痛意自我的胸口袭来,瞬间席卷了我的全身,我踉跄了两步,扶着一旁的桌子,勉强站住了身子。

「爸……我真的没想到你会这样……」

我抬起头,强忍着眼里泪水,「既然你心里已经没我这个女儿了,那我们就断绝关系吧!」

我爸猛地抬起头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。

我心里突然升起一丝希望,也许……

「好!可以断绝关系!但是这家产什么的,可要算清楚!」

「李大海,你瞎说什么胡话!」

奶奶生气地抬起手,直接一巴掌拍在了我爸的脑袋上。

可我爸似乎已经铁了心,催促着我赶紧写断绝书,然后赶紧分东西。

奶奶没想到我爸竟然会这样,捂着胸口不停地喘着粗气,我赶忙扑过去,给奶奶吃了两粒救心丸。

「珊珊啊,是奶奶对不起你,生了这么个混蛋啊!」

奶奶满眼的泪水,躺在我的肩头不停地哭着,我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签好断绝书后,在两人满眼的期待下,我站起身走回屋子,拿了一个盒子走了出来。

打开盒子,里面是一个已经发黄的账本。

「李大海,你不是要和我分清楚嘛,正好,这是我妈生前留下的账本。」

「这里详细地记录了这些年,家里所有的支出,不巧的是,你这些年啊,一分钱都没有拿回家。」

「而你这些年,倒是因为赌博欠了不少的钱,我妈挣的钱全都给你填了窟窿。」

「家里唯一剩下的,只有这个房子,但是这房子是在我的名下,所以与你无关,你能带走的,只有你们俩的东西。」

「怎么可能!」

李大海怒吼出声,一把夺过了我手里的账本,不停地翻看着,嘴里囔囔着不可能。

可是随着他不停地翻动嘴里的声音也越来越小,最后直接手一松,账本应声落地。

张翠翠看着李大海的表情,意识到了什么,一把捡起地上的账本,就想要撕碎。

「我劝你最好不要,毁坏物证,也是犯法的,而且我还有很多复印件。」

张翠翠手上的动作一停,嘭的一声栽在了地上,开始嚎啕大哭。

可是事情已经来不及了,我干脆将他们三人的东西全都扔出了屋子,拿着大棒子把这三人赶出了我家。

10

没了这三个作精,我的生活开始滋润了几天,就连睡眠质量都是好了许多。

这天,我难得有兴致,想要给梁翊做一顿晚饭,骑着小电驴去市里买菜的路上,我路过了一个胡同,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张翠翠!

她怎么会在这,而且她对面似乎还站着一个男人。

我赶忙停下车子,慢慢走回到了路口,小心藏在了不远处。

可我刚蹲好,便看见张翠翠扑进了那男人的怀里,两人眼里满是恋人之间的缠绵爱意。

我的眼睛猛地睁大,拿着手机一顿狂拍,把照片发给了李大海。

我快速地跑回家,拉着梁翊就冲到了张翠翠家,悄悄躲在了她家的门口。

很快,张翠翠便回了家,之后屋子里便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声。

「张翠翠!我问你!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,你为什么和他当街搂搂抱抱的!」

张翠翠一改往常的娇柔,冷哼了一声,「事到如今啊,我就直接告诉你的了!那是我的初恋,我的情哥哥!」

「以前啊,本来想着你这家里有房子,又有农家院,肯定吃喝不愁的!」

「没想到啊,你竟然是这么个窝囊废,家里什么都不是你的,现在还要靠我养着你!」

「如今我的情哥哥已经回来了,你最好啊,赶紧滚蛋!」

李大海不停地喘着粗气,猩红着眼,死死地盯着张翠翠,伸手指着她的肚子。

「那你这肚子里的孩子?也不是我的?」

「当然!你也不看看你多大岁数了,就你那身体素质,啧啧啧,想什么美事呢!」

李大海直接一口气没喘上来,差不点栽在地上,他刚想再理论几句,却被张翠翠的儿子直接拿棒子打了出去。

他没了去处,只能又回到了我家,在门口踱着步子,不停地向里面张望着。

「媳妇,爸……他在门口呢,要不咱还是把他接进来吧,他也挺可怜的!」

我看着门口探头探脑的男人,心里泛起了一种酸涩感,我强压着内心的不适,转过头接着看电视。

「是他先不要我的,如今没了指望,却又想到我了。」

「我可不是什么善良的人,伤害了我,还要巴巴地好吃好喝的待着他。」

梁翊看着我,轻轻叹了口气,转身去厨房给我做好吃的去了。

几天之后,李大海和张翠翠的离婚的消息就传到了村子里。

李大海每天都会来我家门口转悠几圈,有时候还会给我带一些小时候爱吃的零食,可我一次也没有搭理过他。

至于张翠翠,我并没有打算放过她,她们不知道的是,我早就在屋子里安了监控。

钱优优那天偷偷进了我的房间,拿了我的金链子,监控全都录了下来。

如今李大海和他们家彻底没了关系,我直接报了警,把监控证据提交给了警察。

钱优优偷盗的事实成立,她得负法律责任,可她还年轻,自然是不愿意,便想要她妈去为她顶罪。

张翠翠刚与旧情人和好,又怀有身孕,自然也不愿意,两个人争执的过程中,钱优优失手将张翠翠推了出去。

张翠翠前段时间在我家各种作妖,这胎本就没养稳,被她这么一推栽在了地上,直接大出血,孩子不仅没保住,自己也没了。

钱优优因为过失杀人,又因为盗窃罪,被抓进了监狱,等待她的将是牢狱之灾。

我看着手机里的消息,轻轻叹了口气。

梁翊一把夺过我的手机,然后将一盘水果递到了我的手里。

「叹什么气,心情不好可是容易影响胎儿的!」

我看着他,不悦地嘟起了嘴,「是是是,就你的孩子最重要了!」

梁翊轻笑出声,伸手将我揽进了他的怀里,「不,对于我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。」

小说《打脸作妖怀孕后妈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打脸作妖怀孕后妈》资讯列表: